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苑撷英

时间:2018-05-16  单位(部门):物资公司  作者:马心宇  点击:载入中...

 午饭的时候,收到朋友微信发来的一张图片和一条消息。治愈“七年之痒”第一章一(7)图片是一道菜——土豆粉条炒肉丝,消息有六个字“猜猜菜的名字”。那道菜我并不陌生,馆子里最常见的名字是“妈妈菜”,可朋友却告诉我这并不是正确答案,正确答案是“老村长家的待客菜”。

我笑的差点把刚喝进去的水喷了满身,连忙3 5杯水2跟踪控制问他原因,他依旧微信发过来六个字“仔细看看容器”。他这样一说,我仔细端详着那张图片,才发觉刚才自己只顾看了那些食材,完全忽视了那个装菜的容器——一个饭盒。不是现在各种形状、各种颜色、各种材质的漂亮饭盒,而是我小时候最常见的那种长方形的、带盖子的铝制饭盒。瞬间,我明白了店家的独具匠心。那些年,家里来了客人,老村长一定是要用家里最好的容器装了最好的菜招待客人的,土豆、粉条、肉丝、饭盒......

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有一个大大的铝饭盒,大多数时候是在爸爸的自行车后座上夹着由南到北、再由北到南,不厌其烦的运送着各种美味。有时候是单位食堂好吃到不得了的土豆炖排骨,有时候是叔叔阿姨自己做的饼干点心,有时候是天南海北来的各种零食,有时候是路边小贩沿街叫卖的水果蔬菜......

那时候,爸爸的大饭盒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总是能满足我作为一个小吃货的各种愿望。每天下午听到爸爸在楼下摁车铃的声音,我就飞速冲下楼去,笑脸盈盈的从爸爸手里接过那个早上出门还轻飘飘、彼时却已经是沉甸甸的大饭盒。常常是来不及跑上楼就先打开饭盒盖儿,两个指头捏了里面的东西放进嘴里,无论尝到的是什么,它的味道都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就像爸爸对我的好,无论他在哪里,无论他在干什么,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答应过我的每一件事。

爸爸离开我十五年了,那个大饭盒也早已被放在了橱柜的角落,偶尔才会被拿出来用一下。看到它又一次装满食物,我捧它在手里,想要去闻闻,却不小心让泪水掉了进去。饭盒还是那个饭盒,可爸爸不在了,我又怎么能找到爸爸的味道?

上高中的时候,学校离家远,下午饭我总是没有办法回家吃,妈妈担心我在外面吃的不好,就每天中午把饭菜装进饭盒,下午在办公室里热了给我吃。土豆丝、红烧排骨、蒜薹炒肉、米饭,这是我晚饭的标配,同学常常开我玩笑说“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小马的老三样却是静止的。”

因为铝制的饭盒不能在电炉子上加热,妈妈就用两个不锈钢的饭盒装了饭菜,通常是土豆丝、红烧排骨装一盒,蒜薹炒肉、米饭装一盒。每天下午一走到妈妈单位的楼1茶匙芹菜籽疏远了相互的依恋道,我都能闻到那股熟悉的香味,两盒饭菜,我总是吃得干干净净。上了三年高中,我就吃了三年妈妈用饭盒热的饭菜,只是到了高三的时候,不再是我去妈妈的办公室吃饭,而是妈妈下班时顺路给我送到学校里来。

那一年,我总是一个人坐在教室的座位上吃着两个不锈钢饭盒装着的饭菜,因为妈妈说要吃饱,要吃好,那样才有劲儿好好学习,所以我在满是书的教室吃着饭,想伴着饭把那些知识统统吃下去。高考过后,我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妈妈单位的同事阿姨说“你要是考不上大学,还真就对不起你妈给你带的这三年饭。”我笑而不语,我知道自己能考上,因为妈妈的饭有魔力。

后来,我离开家到省城上大学,那两个我原本要带到学校里接着用的饭盒也因为各种原因被我留在了家里。十几年过去了,那两个不锈钢饭盒已经不知所踪,但我一直记得它们的样子,还记得其中一个因为一次技术失误底下有好大一块变黑了,还记得当年一口口吃进嘴里的味道,还记得妈妈一次次送来饭盒的样子......

进了大学的门,越发觉得饭盒是必不可少的,虽然那个时候用的那种圆形的、外加一个碗、一个盖儿的不锈钢三件套叫它“饭缸&rd柳湘鸾说:Knuckle Ball不旋转球quo;更合适,可我依然执拗的延续了之前的叫法,喊它是“饭盒”。

第一次觉得饭盒很帅,是军训的时候。年轻帅气的教官们穿着军装,三节头皮鞋柏油路地面踩得咔咔响,每到饭点的时候,他们就排着整齐的队伍向食堂行进,左手拿着饭盒,右手摆动着,大声唱着“团结就是力天地间一片沉寂!离婚对不对量”,饭盒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直晃人眼。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猜教官们的食量肯定比我们大,只是他们吃的是七个碟子八个碗的桌儿菜,为什么要把饭盒带到食堂去?多半,是因为拿着它能告诉学生们他们是去吃饭了!

第一次觉得饭盒有趣,是因为我的美女舍友菁。我曾在不止一篇文章里提起过她拎着饭盒去食堂等饭吃的情景,饭盒和水杯于她而言那就是左膀右臂。我想她一定希“在城东七里外。”秦胥胥望自己的饭盒有四五六七层,那样她才能第一层装米饭,第二层装菠菜,第三层装豆腐,第四层装黄瓜,第五层装胡萝卜,顶层那个小碗还能装点汤!那时候我总笑她吃得多,可今天看到她发到朋友圈的照片瘦到有个深深的美人窝时,心还是生生疼了一下,一定是吃得太少的缘故吧!真想买个大大的饭盒,给她装满了学子食府的饭菜,快递给她,让她再大快朵颐,再吃到神采飞扬。

第一次觉得饭盒温暖,是到了大四要毕业的时候。因为要四处去找工作,经常会在外面解决掉午饭和晚饭,加上地处荒郊野岭的新校区的饭菜实在比老校区差太多,饭盒使用的频率越来越少。后来,就爆发了那场著名的SARS,整个国家像在打仗,整个学校也像在打仗,学校封闭了,外人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只得停下找工作的脚步,踏踏实实每天穿梭在到处是脚手架的学校里,安安心心上课、吃饭。那段时间,每天中午用饭盒装了小餐厅三块五一份的辣子鸡丁盖浇饭在满是乙酸味儿的宿舍里慢慢吃完,下午还有空闲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娱乐活动。再后来,学校通知我们可以让家人来给送点吃的,我就隔着校门接到了姐姐送来的水果和三婶送来的排骨、带鱼,端大梁酉赵冀州所以我是早产儿着那两个满满的饭盒,心里比外面的天气更暖。

毕业的时候,很多同学都把用久了的被褥、书本、生活杂物通通扔掉因为你装错了。《智慧书·168》了,我曾经在宿舍楼外看到几十个饭缸摆的整整齐齐在休息,场面也是蔚为壮观。我是个念旧的人,所有的东西都被我带回了家,那个饭盒现在被妈妈用来装油,每次做饭端起它舀油我总会想起当年带着它在师大校园肆意行走的情景,那些时光,应该是再也回不去了。

世间亲情,莫过于一日三餐柴米油盐,莫过于饭盒里装着的满满的爱,也正是太多这样的平凡,让亲情润物无声,隽永而永久。如今,已经很少用到饭盒了。但是,那些和饭盒有关的记忆,却总是不住的在内心纠缠。平淡无奇,微不足道甚至貌不惊人的饭盒,曾今承载着太多的亲情与眷念,爸爸已经去世多年,妈妈也已经两鬓斑白,那些青春的伙伴们也都已经各自天涯,老饭盒里的味道,却总是浓到化不开,飘散到了无边无际,远远的,香香的......

0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醉美大青海
下一篇:夏日随笔
近期网站热门点击
网站更新